五周年寄语

类别:    标签: gmx   阅读次数:   版权: (CC) BY-NC-SA

孔子觀於東流之水,子貢問曰:「君子所見大水必觀焉,何也?」

孔子對曰:「以其不息,且遍,與諸生而不為也,夫水似乎德;其流也則卑下倨邑,必修其理,此似義;浩浩乎無屈盡之期,此似道;流行赴百仞之嵠而不懼,此似勇;至量必平之,此似法;盛而不求概,此似正;綽約微達,此似察,發源必東,此似志;以出以入,萬物就以化絜,此似善化也。水之德有若此,是故君子見必觀焉。」

——《孔子家語•三恕第九》

到今年今日, 这个群已经维持了整整五年.

五年间, 群里从只有我一人慢慢增加到两千多人.

五年间, 凭了群里众多朋友的出力出策, GROMACS教程和手册终于翻译整理修订完毕, 而AMBER教程和手册的相应工作也初具规模. 总算是完成了我的一桩心事.

五年间, 我也从独身汉变为一个父亲, 锐气渐消, 圆熟无畏之气渐长. 而岁月的痕迹开始爬上额头, 不再褪去.

这些都是看得见的变化, 可有谁又留心过那些肉眼不可见, 只能由心感受到的变化呢?

既然见仁见智, 那就不去说它们了吧.

当我回想起这人生中的五年, 我不曾后悔, 我也向来如此.

往者不可谏, 来者犹可追.

历史终将前行, 或弯或直, 却不会为谁停留.

我的人生自然也不会停留, 但已经定向, 缓缓汇入终点, 或是海洋, 或是湖泽, 一如所有河流的命运.

我敬畏河流, 也曾倾听过河流的传说, 翻读过河流的传记, 吟咏过”逝者如斯夫, 不舍昼夜”的哲言, 知晓”君子见大水必观”的道理, 但其中的隐喻隐语, 却只有时间才能明明白白地揭示给我, 促我领悟.

人生如河流, 任何有发展的事物又何尝不是如此?

初生的涓涓溪流, 纤细得好像随时都可以断绝, 这是幼年的河流.

当他渐渐汇集了所行之处的流水, 变得强壮有力, 肆意汪洋, 便成为青年的河流. 这时的他与其说没有方向, 倒不如说方向无处不在, 因为他随时随处都可能开拓出新的方向, 转向全新的地域, 令人惊叹. 这正是大自然赋予他的最宝贵的品质.

随后河流选定了方向, 开始沿着开拓的方向前行, 却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意挥霍自己力量, 因为他有了自己的目标, 知道应该如何才能达到那里. 他缓缓流淌, 小心翼翼地展示自己的力量, 而把更多隐藏在深深的水面下, 不易让人觉察. 这就是中年的河流, 也是君子必观的大水. 这时也是他整个生命历程中能够反哺的最佳时刻, 通航, 浇灌, 涵养, 渔采. 古往今来为人所咏吟的大多是这样的河流.

我见过”孤帆远影碧空尽”的长江, 也见过汛期滔滔旱时奄奄的沂水. 长江终是可以流入大海这个最终的归宿, 而沂水只流入一些寂静的湖泽. 这是不同河流的命运.

而最终, 所有的河流都会消融. 他们蒸腾, 凝结, 化为雨露霜雪, 重新回归大地, 哺育新的河流. 他们来自大地, 也必再次归于大地. 这就是他们永恒的轮回, 也是另一意义上的不朽. 未有人之时如此, 有人之后亦如此, 人灭之后仍是如此.

尔曹身与名俱灭, 不废江河万古流.

诚哉斯言.

随意赞赏

微信

支付宝
◆本文地址: , 转载请注明◆
◆评论问题: https://jerkwin.herokuapp.com/category/3/博客, 欢迎留言◆


前一篇: 逆旅北方
后一篇: GROMACS简介和基准测试

访问人次(2017年1月27日起): | 最后更新: 2021-05-10 21:50:09 CST | 版权所有 © 2008 - 2021 Jerkwin